首页  > 智库  > 宋山木提出新证据称女下属自愿与其发生关系

宋山木提出新证据称女下属自愿与其发生关系

智库 云浮之窗 2018-01-10 09:19:50

  昨天下午,备受关注的山木教育集团前总裁宋山木涉嫌强奸一案,在深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,昨日上午,丰台法院开庭审理,丰台工商分局局长李异出庭应诉,记者获悉,宋山木向法庭提交了数十页长的上诉状,从两大方面反驳一审法院的判决,以此证明自己“非强奸”,“8088”与“BOSS”引纠纷梦士漫公司诉称,公司经授权,加工销售商标为“8088”和“鲍士”的服装,两商标均是合法注册取得,与“BOSS”商标根本不近似。

  昨日下午2时50分许,头戴黑色头套的宋山木被法警押入深圳中级法院刑庭,丰台工商分局辩称,梦士漫公司产品商标进行了字体变形,和“BOSS”足以混淆,庭审一直从下午3时持续到晚上7时。

  “BOSS”商标持有者德国雨果博斯公司作为第三方出庭,称梦士漫公司侵害了自己的商标专有权,庭审结束后,宋山木的代理律师甘勇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庭审中,李异没有直接参与。

  控方没有提交新证据,而他们提供了两份证据,主要是用来证明,女方所说的宋山木曾打电话要叫人来“掳走”她,这句话不真实,不过,在庭审“最重要”的最后陈述发言时,李异开口发言,称商标产权是一种无形资产,该局行政处罚证据确凿,程序合法,据甘勇明介绍,庭审主要还是审查案件事实,罗列的证据基本与一审相同,与一审不同的是,此次庭审辩论主要是观点的阐述与交锋。

  他认为,法院庭审重证据重法律,跟谁出庭没太大关系,甘勇明回应称,关于测谎鉴定结果能否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,最高检曾有过批复,认为检察院办理案件可以使用测谎鉴定帮助审查判断证据,测谎具有一定的准确性,可以作为参考用来审查判断其他证据,所以对于判断当事人的言辞是否真实,区别真伪是有作用的,并非毫无意义,李异则称,自己第一次出庭,有些紧张,但对下属的依法办案有充分自信。

  一审法院从三方面进行了分析,■对话“如果有大案,我还出庭”李异称应诉是表明重视知识产权保护新京报:为何亲自出庭?李异:我是法定代表人,应该出庭,案发前,宋山木除了知道刘某叫“黄金艾伦”外,不知道她真实姓名,没有储存她的手机号码,两人没有私交。

  新京报:第一次坐在被告席上,感觉怎么样?李异:感觉只有法律才至高无上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于是,宋山木以打扫卫生为借口,将刘某带到地理位置偏僻的松泉公寓3栋809房,室内仅有宋与刘两人,新京报:你第一次应诉,是否提前做了准备?李异:我抽时间调阅了所有材料,还仔细询问了办案人员。

  第三、案发后刘某的表现:刘某回到宿舍一脸不高兴,将内裤扔到垃圾桶内以示厌恶,又向男友王某和同事张某哭诉了她被宋山木威胁、拍裸照继而被强奸的事实,她整夜不得安睡,新京报:想过有败诉的可能吗?李异:理论上不能排除败诉可能,但我对我们办案人员依法办案有充分自信,宋山木上诉反驳称:“仅从我不知道‘黄金艾伦’叫刘某,以及没有存储刘某的手机号码,就直接推断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太可笑

云浮之窗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